今天是:2017年11月22日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媒体聚焦 报纸媒体 新闻阅读
王召民:从“调皮学霸”到“酒窝男神”
发布日期 : 2016年01月11日    来源 : 中国气象报    作者 : 林雯    发布 : 林雯    责编 : 林雯    浏览量 : 236

QQ截图20160111094805.jpg

  开栏的话

        新形势下,如何抢占气象科技创新发展制高点?什么又是支撑气象科技发展最强劲的支撑?科技创新离不开人才发展,实现气象现代化离不开广大科技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和孜孜探索。为此,本版自今日起推出《科技人物》栏目,集中展示气象及相关领域科研院所、高校及业务单位相关领域的佼佼者,在科研路上的成长、探索以及所思所感所获,让读者从他们身上,感受到科研的魅力并获得力量和启迪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初中时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学霸”,长期占据全年级第一的位置,高中仅读一年就考上了南京大学气象系;他曾远赴加拿大和英国,独自开发了中间复杂程度地球系统模式,后来成为国际著名的麦吉尔古气候模式;他还是第一个被邀请在四年一次的IUGG(国际大地测量和地球物理学联合会)大会上作有关南大洋环流和气候变化报告的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4年前,他选择回到祖国,矢志推动中国的大气-海洋-冰模型研究和气候变化研究,特别是在国内仍处起步阶段的极地气候系统变化与全球变化研究。短短4年,他的研究硕果累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同事眼中“谦虚严谨、正直热情”的优秀合作者,是学生眼中研究“高大上”、为人“接地气”的长辈式老师,也是教学楼下保安和食堂大叔眼中风趣幽默、爱笑爱聊天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(以下简称南信大)海洋科学学院教授、极地气候系统与全球变化实验室主任王召民。

        从“学霸”到“男神”:一颗宠辱不惊的平常心

        童年时的王召民并没有展现出“学霸”的特质,他和所有调皮的男孩一样,每天变着花样想“怎么玩”,不到生火做饭的炊烟袅袅升起、家长呼唤的声音此起彼伏,他都不肯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很难将这个儒雅的学者和当年那个顽皮的男孩联系在一起,但在王召民看来,学会“如何玩”是人生宝贵的财富,因为“主动参与教会我们创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“该玩的时候好好玩,该学的时候好好学”的心态,王召民长期“霸占”年级第一的位置。高一那年,学校推荐他参加高考,他也顺利被南京大学气象系录取,而彼时,他甚至都不知道气象系要学些什么。不过“学一行、爱一行”,四年后,王召民在中国气象学界元老黄士松教授的门下做研究生,毕业那年被评为南大优秀研究生,并留校任教。

        知之愈深,就愈感“内存”不足。不久,王召民来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加拿大皇家科学院主席、国际海洋物理科学协会前主席、被誉为麦吉尔大学历史上最杰出的三位教授之一的劳伦斯·米萨克院士,主要开展古代气候方面的研究。毕业时,王召民开发了一个中间复杂程度地球系统模式,后来成为国际著名的麦吉尔古气候模式。这个模式几乎由王召民独自一人开发,这样的研究比较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王召民的“学霸”历史,他的学生林霞捂着嘴笑着说:“不知道王老师曾是‘学霸’,但他是我们心目中的‘男神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霞举了个例子。去年1月初,“雪龙号”被困南极事件引起广泛关注,王召民迅速反应,带领团队研究了与“雪龙号”被困有关的南极海冰快速增长机理,仅仅5个月之后,该项研究成果就发表在了《Nature Scientific Reports》(《自然科学报告》)上。“王老师研究的都是气候学中非常艰深的部分,他的学术眼界和思维、敏感性和行动力都让我们敬佩不已。”林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同学们还景仰王召民的谦谦君子之风:“有时候在教室门口遇见,王老师总是自己开门,让学生们先走;碰到文德楼下的保安大叔,他会和他们热情地聊天;对于经济上有困难的学生,他从来都不吝资助。”大家对王召民标志性的“酒窝笑容”也倍感亲切,与学生交流时,“比起要求,他更多的是谈期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知道得越多,发现不知道的就越多”,这是王召民常常挂在嘴边的话,是他能数十年如一日不断追求突破、潜心气候研究的原动力,或许也是他被同学们称为“男神”的最佳注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模式到极地:一颗怀揣天下的好奇心

        谈到气候、极地、海洋等问题,王召民总是滔滔不绝、纵论古今,且深入浅出、生动有趣,似乎试图让每一个聆听者都爱上“全球气候变化”这一门深奥的学问。事实上,不论是上一个十年潜心研究的地球系统模式,还是这一个十年沉醉其中的极地气候系统,王召民的研究始终围绕着全球气候变化展开。他将这广泛的研究兴趣、对真理不懈的追求归结为“一个科学研究者的好奇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这颗怀揣天下的“好奇心”,王召民于1996年开始研究地球系统模式。在加拿大,王召民利用自己开发的麦吉尔气候模式,研究了大冰期触发阶段陆地冰快速生长的机理、大西洋海洋环流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非线性响应、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的稳定性与气候变化的关系等等,并在包括《Paleoceanography》(《古海洋学》)在内的国际一流学术期刊上发表了20余篇论文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多专家对王召民研究的地球系统模式给予高度评价,但天性爱挑战的他并不满足于现状,认为“气候变化领域还有很多有待挖掘,自己的学术生涯也还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”。2005年,英国南极调查局向王召民抛出了橄榄枝,他选择来到英国,成为该局的终身研究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英国南极调查局工作期间,王召民把研究重心转移到全球变化研究中极具挑战的前沿领域——极地气候系统变化与全球变化相互作用。随后的十年里,王召民研究了复杂的耦合气候模式,分析最新极地气候系统观测结果来理解极地大气-海洋-冰复杂的动力学和热力学过程以及与全球变化的关系。由于在南半球气候系统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,2011年,王召民还在四年举行一次的IUGG大会上作特邀报告,成为第一个在IUGG上被邀请作有关南大洋环流和气候变化报告的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海外到祖国:一颗拳拳报国的赤子心

        和许多留洋科学家一样,王召民一直怀有“学成报国”的理想。2011年,他做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个决定:在海外学习、生活16年后,他选择重归祖国,全身心投入到中国的地球系统模式研究、极地气候系统变化与全球变化的研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研究极地气候的高校和科研院所不多,南信大在几年前也只有零散的相关研究。但王召民认为,南信大在大气科学和动力学等方面具有国内领先优势,能对研究极地和全球气候起到重要支撑,再加上朋友和同学的推荐,2012年,他选择加入南信大,并于同年成为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的评审专家。来校后,王召民迅速适应了工作环境,于2013年牵头成立了极地气候系统与全球变化实验室,同时参与了南信大地球系统模式的研发。短短几年,实验室不仅在《Nature Scientific Reports》等刊物上发表多篇高水平论文,还作为第二大参与单位承担了科技部973项目,获得国家重大基础研究项目资助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科学研究外,王召民还将人才培养看作是回国后的主要任务之一。对于培养学生,王召民有着自己的育人观:“学生的发展不能求全,应当尊重每一个学生的特质因材施教。中国目前最需要的是有特色、有专长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南信大后,王召民经常组织学术交流活动。活动期间,他积极鼓励学生们向专家提问,学生听到他最多的话就是“不要畏惧任何学术权威”“问题再蠢,只要敢提出,就会有所助益”。除了“请进来”,王召民还经常要求大家“走出去”,2014年,他带领实验室成员出席“中国极地科学学术年会”,所有参会者都做了学术报告或者墙报展示,展示了相关科研成果,师生们都从中获益良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中国到加拿大到英国,再从英国回到祖国,王召民在世界绕了一圈。带着对气候变化领域世界前沿的深刻了解和宝贵的研究经验,王召民最终回到开始的地方,在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上继续从事已为之奋斗半生的事业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中国季风到古代气候,再到气候模式和极地研究,王召民的研究涉猎甚广,却始终围绕全球气候变化这一课题,因为“应对气候变化是全人类共同的使命”。低调的王召民很少把这些道理大义挂在嘴边,就连谈起他最爱打的太极拳,他也只是摆摆手,“练了好多年咯,还是只会打半套而已。”

  中国气象报 http://epaper.zgqxb.com.cn/article.action?dgId=1074837523&pageId=3&articleId=24&date=20160108&jsId=166074&products=11010811-1&rightList=1074837523 20160108 三版

【本文二维码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党委宣传部   天际新闻网   版权所有 © 2017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宁六路219号 邮编:210044
请使用Chrome或IE8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:南京趣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