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媒体聚焦

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特聘教授李旭辉: 在传承中续写科学精神

2018-07-09来源:中国气象报作者:作者(文):林雯作者(图):王伟 发布: 责编:林雯访问量:281

  “一个月前我参加了耶鲁大学的毕业典礼,发言人是希拉里·克林顿,当时听众不到2000人。我们毕业典礼参加人数至少是耶鲁大学的4倍,所以我非常自豪!”在2018年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(以下简称南信大)的毕业典礼讲台上,耶鲁大学终身教授、冠名教授,南信大特聘教授李旭辉作为教师代表发言。他隆重地穿上从美国带来的博士礼服,用他口中“神奇的仪式感”带领毕业生反思过去,展望未来。

  这和平时在校园里看到的李教授有些不同,夏日里他常常穿着T恤、短裤和沙滩凉鞋。或许是常年野外观测养成的习惯,又或许是性格使然,学生们常常忘记这是一位“应该被仰望的世界顶尖微气象学家”,而更多地把他看作是“身边大家抢着请教、从不会责骂自己、可亲可爱的普通老师”。

  “爱豆”激励成长:埋下科学种子,长成参天大树

  夕阳西下,幼年的李旭辉终于眼巴巴地等到了一周来一次的邮递员。家里没有电灯,他坐在操场旁的小凳子上阅读来之不易的《人民日报》。尽管光线很暗,李旭辉却觉得眼前一亮——在这份报纸上,他“结识”了人生“爱豆”陈景润。“也许将来我也能和他一样成为一名科学家?也许我能在陈景润之前攻克那个‘1+1=2’的难题?”梦想虽然天马行空,但却在李旭辉心里埋下了科学的种子。

  1979年,16岁的李旭辉考上了南信大(当时为南京气象学院),离“爱豆”又近了一步。为了时刻保持领先,他比其他同学更努力。往往其他人都去广场看电影了,李旭辉还在静悄悄的宿舍楼里,借别人的收音机学习英语。“好像多看了一场电影,学习就会落后于其他人似的”,李旭辉笑着回忆起16岁时争强好胜的自己。四年下来,李旭辉的平均成绩在98分以上,顺利考上了硕士研究生并留校任教。

  在大学里,李旭辉接受了系统、扎实的基础教育。1988年,李旭辉赴加拿大攻读博士。毕业求职时,世界著名微气象专家、国际气象类TOP1区顶尖杂志《农林气象》全球主编比尔·雷夫森尼德尔恰好从耶鲁大学退休,初露头角的李旭辉幸运得到了耶鲁大学的工作。命运总是出其不意地相似,15年后,他再次从雷夫森尼德尔手中接过接力棒,成为《农林气象》杂志新的全球主编。

  在耶鲁,“只有将军,没有士兵”。到耶鲁的第一年,他只做了一件事——写一本类似于中国“杰青”的基金申报书。一年的全身心投入使他最终得到8个审稿人的一致认可,顺利打开了工作局面。后来,他全身心扑在工作上,不断提出最前沿的科学方法。他编写的教材《微气象学手册》,已成为全球该领域人手必备的参考书籍,并被引用两三千次;提出的“净生态系统碳交换微气象学能量流理论和计算方法”,被国际同行称为“李氏方法”,享誉国际气象学界。

  短短十年,李旭辉从博士到副教授、教授,最后到终身教授、冠名教授,多年前在那个夕阳西下的操场上埋下的科学种子,已经在不懈耕耘中长成了参天大树,李旭辉也成为他人心中的“爱豆”。

  “望闻问切”中国环境:浅水中有“深问题”

  在烟波浩渺的太湖湖畔,李旭辉戴着草帽、赤着双脚,裤腿沾满泥巴,看上去像一个渔民。为了得到更翔实的太湖水文气象数据,他工作起来堪称“玩命”:熟练地爬上湖中心十几米高的通量观测塔,冒着湖面横风吹袭的危险,亲手安装精密仪器;经常乘快艇到太湖各观测平台读取数据并校准仪器,因为“仪器和数据是第一生命”。

  他这么拼命,是为了能在太湖建立起全球首个湖泊中尺度通量网。

  2011年,耶鲁大学和南信大正式签署校际合作协议,成立耶鲁大学-南信大大气环境中心,融合双方优势平台和团队,开展国际前沿创新型研究。

  在外人眼中早已“功成名就”的李旭辉,为何选择此时在国内开展科研和教学?他给出的理由有三个:回母校“报恩”;中国环境问题日益突出,希望为污染防治出一份力;缩小我国和欧美发达国家在相关科技领域的差距。

  带着要做就做“独一无二、国际公认、世界标杆式”的想法,李旭辉带领大气环境中心的成员一步步建立地气交换、城市气象、大气化学和空气质量预报等四个小组。他们不仅研究机理和模式,更为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开出针对性药方。

  “太湖通量网:浅水中的深问题”,这是全球期刊《美国气象学会通报》2014年第10期杂志封面的醒目字样。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,李旭辉带领团队建立了国际上首个湖泊涡度通量观测网络——太湖中尺度涡度通量网,开展了世界首个多尺度湖泊-气候完整耦合模型研究,为预测太湖流域气候及根治太湖蓝藻提供了科学依据。

  近年来,李旭辉团队还陆续在城市热岛和城市雾-霾的关系、湖泊蒸发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响应、大气含碳气溶胶污染等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。7年来,共获批科研项目41项,发表SCI论文100余篇。南信大与耶鲁大学的国际合作也被《自然》杂志视为国际合作典范,以《两个科学超级大国探索互利双赢合作》为题进行了专题报道。

  中国的环境问题复杂多变,在多年研究的基础上,怀揣蓝天梦想的李旭辉充满期待:“我们要有高精度的地球同步卫星,能连续观测温室气体浓度;要有成熟的观测和模拟手段,为节能减排提供强有力的科学支撑;我国城市要有极强的应对气候变暖的能力,全部安装特殊的屋顶材料……”

  “牛导”亲似长辈:“传承”才是最大成功

  每周五上午,耶鲁大学-南信大大气环境中心的视频会议室都热闹非凡。从2011年至今,李旭辉雷打不动地带领大家召开视频会议,从未间断。

  在李旭辉眼中,只有教不好的老师,没有学不好的学生。在每个学生刚进入中心时,他会进行一对一促膝长谈,根据学生的兴趣、特长和目标,将他们分入不同的研究组,分门别类指导。在他培养的学生中,有的已经在哈佛大学、马里兰大学、伊利诺伊大学等担任教授,有的成为行业精英。近年来,在中国培养的学生也有近一半选择读博深造。

  “有时候我们自己都想放弃了,但李老师不会放弃任何人。”研三的张秀芳说。

即使一开始对李旭辉不了解的学生,也会在进入中心后迅速对他“路转粉”。“一开始大家还会有些畏惧这个‘牛导’,但他亲切得就像家里的长辈。”博一的赵佳玉说。

  王伟是南信大和耶鲁大学联合培养的第一个博士,如今,他已成为大气环境中心的教师。有一件事让他印象深刻——在学生们冒着近40℃的高温完成户外实验后,李旭辉邀请大家聚餐,饭桌上,他一一为学生斟满茶水,敬大家的努力和坚持。

  “您作为世界顶尖科学家,最大的成就感来自哪里?”聚餐时,学生们忍不住问。

  “你们猜?”李旭辉调皮地反问。

  “发表高水平文章”“学术地位被全世界认可”……大家七嘴八舌。

  李旭辉笑了,“一个科学家最大的价值不是个人取得了多少成绩,而是他培养了多少科学家,他的学生又培养出多少科学家。如果科学精神能从我们这里一代代传承,并且不断推动社会进步,这就是我们此生最大的价值。”

http://epaper.zgqxb.com.cn/epaper/index/item_read?id=190921 20180703 3版

返回原图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