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媒体聚焦

南信大老师亲送录取通知书,承诺学费全免!徐州籍学姐捐助可雯2000元钱

2019-07-30来源:徐州城事作者:吴云 张景良 实习生 冯诗诺作者(文):作者(图): 发布: 责编:吴琪琼访问量:564

  家住邳州市邢楼镇的董可雯今年高考考了366分,超过一本线21分,被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录取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7月8日,董可雯的爸爸修房子时不慎摔下来,脑部受伤昏迷。

  自从快哉APP、都市晨报和晨报微信报道了董可雯写信告诉弟弟妹妹、打算辍学在家照顾重伤父亲一事后,小姑娘的手机接到了几十个要资助她上学的电话,众筹平台上的善款数字也在不断增长,迄今已有万余人捐款,善款总额达到近27万元。可雯感动极了,她说:“爱心包围了我,幸福来得太突然。我对未来有了很大信心,真的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”

  7月26日夜,这位坚强而又要强的17岁姑娘给爱心人士写下了一封感恩信,谢绝爱心人士资助,表示要靠自己能力上大学。27日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相关负责人前往医院看望可雯父女,送来录取通知书,并承诺手续齐全后学费全免。


  7月29日,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长望学院2018经济管理实验班学生谢乙铭和父母赶往邳州看望未来的学妹,为她送去2000元钱。

  谢乙铭中学在徐州树人中学就读,去年考入南京信息工程大学。她不仅成绩好,还是学生会干部,参加过南信大支教团,课余时间常到社区义务辅导小学生学习,并成为注册志愿者,经过学习还取得红十字救护员证。

  得知董可雯的遭遇后,谢乙铭向妈妈表示,想为这个未来的小学妹做点什么,不希望她失去上大学的机会。因为谢乙铭是街舞社团爵士队负责人,跟着学校的舞蹈团参加过一些商演,加上有时被邀请到舞蹈班代课,会收到一点报酬,积攒了近2000元。她想要把这些钱全部送给小学妹,此举得到了妈妈和爸爸的大力支持。

  善款若有剩余捐出去,靠自己上大学

  26日夜里,在安顿好爸爸之后,可雯拿出纸和笔,写出了自爸爸摔伤以后的第二封信,不过心情大不相同,这一封是《感恩信》——感恩大家在物质方面对我的帮助,也感恩大家带给我的精神力量,在我最困难无助的时候,是大家的关心和鼓励让我重又燃起希望,支撑着我坚强地面对一切艰难险阻。”

  “有了大家的支持和鼓励,我一定会去上大学完成学业,相信爸爸也希望看到我继续读大学。我希望我可以通过读大学来使自己变得强大,使自己有能力回报社会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  “感谢各位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愿意资助我上大学,但是我可以通过申请助学贷款和勤工俭学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,我想通过磨砺来使自己变得更强大更坚强,我想自食其力,靠自己完成学业。请大家不要担心,靠自己的双手,我的大学生活会很充实很开心。我相信先苦后甜,我也需要磨砺。”
  “有那么多好心人愿意帮助我,我真的很感激大家,我也希望像大家一样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如果爸爸能够苏醒,生活能够自理,我想将剩余善款捐赠给慈善机构、公益组织,让更多人都能像我一样,感受到社会的关心和照顾,感受到温暖。”

  可雯对记者说,募捐是为了给爸爸治病,不是为完成学业。她不想做温室的花朵,因为她的梦想是当军人,计划大三时报名参军。众筹中的爱心款项,她都会一笔笔记录下来,时刻勉励自己。

 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承诺学费全免

  提供勤工俭学岗位

  可雯自立自强的精神难能可贵,很多爱心人士听说她谢绝资助后,敬佩之余又深深为她担忧:一个17岁的少女,如何能够靠自己能力完成学业,同时又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?

  今日上午,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相关负责人又给董可雯带来了希望。他们送来录取通知书,看望了可雯一家人,还要安排导师帮可雯制定学业规划。

 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李健说,他们看到了晨报关于可雯的报道,全校上下都很重视。可雯作为该校新生,家境贫困且遭遇重大变故,而可雯又非常优秀、坚强,根据学校对贫困生的帮扶政策,可以对可雯的学费实行全免,只要她开学后办理相关手续即可。关于生活费,开学后学校还会为她提供勤工俭学岗位,另外还有助学金、奖学金可以申请,“现在学校对贫困生的帮扶政策很全面,只要学生想上学,一定会让他们顺利完成学业。”

  晨报微信平台上,仍有很多网友在鼓励可雯:“孩子,你现在吃的苦,必将照亮你未来的路!”小姑娘,加油!

早前报道

  得知高考分数是366分,超过一本线21分后,邳州市邢楼镇董可雯一家人都在欢喜等待录取通知书。

  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7月8日,董可雯的爸爸修房子时不慎摔下来,脑部受伤,至今仍未清醒。在网上查到自己的录取信息后,17岁的董可雯含泪给14岁的妹妹和12岁的弟弟写了封信,表示她愿意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在家照顾爸爸,供弟弟妹妹读书。

  董可雯写给弟弟妹妹的信
  亲爱的弟弟妹妹:
  本来想保护你们的童年,让你们无忧无虑、快快乐乐长大,但我仔细考虑后,认为你们应该知道这一切。
  咱爸脑袋伤得很严重,能不能苏醒也是个未知数。你们俩还小,爷爷奶奶年龄大了。身为家中的长女,理应由我来撑起这个家。刚刚结束高考,怀着对大学的憧憬,我在家中等待着录取通知书。谁知等来的是父亲受伤的消息。接着,录取通知书来了,我被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录取。这是我走进大学校园的桥梁,但我只能让它的光芒停留在回忆中。因为我选择陪在爸爸身边照顾爸爸,相信有了我的陪伴,爸爸一定会好起来。
  不要替我感到遗憾,因为我的大学梦,可以让你们来帮我实现啊!
  我知道不该给你们那么大压力,但还是希望你们好好学习,不要辜负爸爸对你们的付出和期待,你们就是我的希望。放心吧,姐姐不会自暴自弃,姐姐还得给你们做榜样呢!等爸爸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,姐姐就去挣钱,供你们读书,我可以利用下班时间学习,说不定你们以后在大学还能见到姐姐呢!到时候,我们就做同学。家里的农活,交给姐姐吧,姐姐中考体育满分呢,不就是干农活吗?都交给我了,你们俩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了。你们成长的道路由姐姐给你们铺。这么多年,姐姐一直在上学,没有时间陪着你们照顾你们,以后我会多多陪伴你们,姐姐的爱也是爱呀!希望你们爱自己,爱爸爸,爱所有关心、照顾你们的人,像姐姐一样,要坚强乐观。我只要你们开开心心,平平安安地长大。
  最爱你们的姐姐
  加油呀
  爱心涌动,众人劝可雯继续上学

  25日晚上,在浙江经营卡斯顿物业服务公司的徐州人卓彬先生看到快哉APP的报道,立即与记者取得联系。“读了可雯的信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这么优秀的孩子,怎么能让她辍学呢?我们公司打算资助她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,尽微薄之力,让孩子体会到社会的温暖。种下一颗爱的种子,让它发芽。”

  卓彬先生是睢宁人,在农村长大,深知农村生活不易。因为各种原因,他没能上大学,创业期间经历了各种艰辛,更懂得知识的重要性。

  除了卓先生,张涛先生等爱心人士也都给董可雯打去了电话,表示要资助她上大学。遗憾的是,26日上午,可雯一直在带着爸爸治疗,无法接听。

  这几天,邳州公益组织唯爱之家负责人耿万瑞一直在医院为可雯提供帮助。耿万瑞说,唯爱之家关注可雯好几年了,这个女孩很少接受资助,直到这次父亲出事,举目无援才告诉了耿万瑞。

  “可雯想辍学照顾家人,这个想法我理解,但寒窗苦读十二年,怎么能放弃?我跟她爷爷奶奶说了,孩子一定要上大学,而且要考研究生,能读到哪,我们帮助到哪!”耿万瑞说,他正在四处奔走为可雯募捐。

  可雯运河中学的校友给她提供了很多鼓励和帮助,即将升入的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很多校友听说了这个消息,也加入了捐款的队伍,并与可雯相约“南信大见”。据了解,校方正在制定救助董可雯的相关措施,为她开通入学绿色通道。

  “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关心我”

  26日下午,记者联系到刚从学校参加会议回来的可雯,她说经过反复考虑,决定去上大学:“我原本觉得,去上大学就像是抛弃了爸爸,对不住他。现在我想通了,爸爸一定希望我继续读书,奇迹也一定能在爸爸身上发生!”

  这个小姑娘早上刚刚哭过,一大早妈妈和弟弟妹妹都去了医院,全家人哭成一团,妈妈精神又受到了刺激。然而,擦干眼泪,可雯还要带着爸爸去治疗。

  可雯已给爱心人士一一回复了电话,并委托记者感谢好心人,她说不要麻烦那么多人了,她还可以勤工俭学补贴家用。

  “这几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,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关心和帮助我。”可雯说,她和爷爷奶奶商量了,打算请亲戚来照顾家里,给亲戚支付报酬。爷爷奶奶都想让她去上大学,她的大学梦也是全家人的大学梦。

  村里也在为董家争取帮助和支持。邳州市邢楼镇銮墩村村支书杨景国说,已与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联系,争取为可雯减免部分学费;董家以前是贫困户,即将变更为低保户,让他们一家的生活得到保障;村里的对口扶贫单位也将到董家看望。

  可雯目前最大难题就是谁来照顾她的爸爸。杨景国说,最好还是请亲戚,他也会同其他村干部商量,在村里成立帮扶小组,轮流照顾可雯爸爸,让可雯放心去上学。

  早出晚归给女儿挣学费

  修房子时突遭意外

  7月25日,董可雯的爸爸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。医生说伤到了脑部。董可雯和她年过六旬的爷爷奶奶都守在邳州市人民医院。

  为了给女儿赚学费,爸爸董亚东冒着酷暑到工地干活,每天早上6点出门,中午回家吃个午饭,晚上6点才回来。7月8日,董亚东爬到自家3米多高的平房顶上,处理一条裂缝。早上9点左右,可雯突然听到“扑通”一声。正在纳闷的时候,突然听到邻居大喊,说她爸爸从房顶上摔下来了。诊断为“脑挫裂伤伴脑内血肿”等多种伤情。

  爸爸是世上最爱她的人

  独自承担所有压力

  在医院照顾爸爸的这半个月,可雯一直在呼唤爸爸醒来,“这世上最爱我的人是爸爸,我最爱的也是爸爸。”

  可雯七八岁的时候,她妈妈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疾病和癫痫,需要亲人陪伴和照顾。董亚东之前一直在常州工作,为了妻子,他回到家里,一个人种田、打零工养活全家人,是家中的顶梁柱。

  在小可雯眼里,爸爸是个阳光乐观的人,他爱说爱笑,从来不在3个孩子面前显露压力和烦恼。虽然生活很苦,但他总是尽力满足孩子们的需求,经常对可雯说:“闺女,你想要什么,就跟爸爸说。”

  可雯跟很多女孩一样,从小爱吃零食,她从来不知道爸爸一个月能赚多少钱。直到初三那年,有个亲戚让她去填写贫困补助申请表,说她家符合条件,她这才知道自己属于贫困家庭。

  从那以后,可雯更加懂事了,学习更加勤奋,而且特别节俭,断掉了零食,从初三到高三,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200多元,一天的伙食费不超过10元。爸爸每个月给她500多元生活费,可雯把剩下的钱攒起来,给弟弟妹妹买书和零食,有时还给家里买菜。爸爸问她哪来的钱,她就说学校食堂的饭菜便宜,花不了那么多钱。

  打算放弃上大学

  照顾爸爸并供弟妹读书

  7月17日,可雯在网上查到了录取信息,自己已被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录取,然而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爸爸却不能分享她的喜悦。医生已经下过一次病危通知书,说伤势太重,从目前情况看需要住院两三个月,以后苏醒的希望很小。但可雯相信她一定能够唤醒爸爸。

  自从爸爸住了院,妹妹和弟弟一直是由邻居照顾,可雯没敢告诉他们爸爸的伤势有多重,怕他们承受不了。“爸爸以前遇到什么困难都不告诉我,作为家中长女,我也要像爸爸一样,让弟弟妹妹开开心心长大。

  突如其来的打击,让可雯一下子长大了。

  爸爸住院以来,已经花了近20万元,多数都是借来的。突如其来的打击,一下子让可雯长大了,她痛苦地思考了一夜,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在家照顾爸爸,让弟弟妹妹继续读书,她含着眼泪给弟弟妹妹写了一封信,然而她还是没敢把信交给他们。

  如果您也想帮帮可雯,圆她大学梦,可以与她本人联系,手机15852278465(微信同号)或通过下方水滴筹二维码捐款。

http://share.xzkz.com/wap/thread/view-thread/tid/189525


返回原图
/